埋葬。

上个星期提早上槟城帮外公外婆清明
今天也照例去帮公公婆婆清明

火葬总是能省了后人的困扰
清明也是简单烧金银纸的工作而已

那是个家 一个最后安息的家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大小的地方成为了这些家呢

爸爸妈妈去问了新的位子 给他们以后安息的
昂贵的都要三十多千 便宜的都要将近二十千
问了我爸十几年前的价位 才整七千多
真的忍不住说了句他妈的

其实把生死离别看得很平淡
到真正发生时候希望也能如此
不是无情 而是无能为力
问位子的时候 显得很轻松 并没责怪他们多想
毕竟迟早的事情 只是今天不想 明天后天仍然需要准备就绪
而在问的当下 我只在心里抱怨自己的没能力
这是儿女的责任 而什么都做不了
二十几岁 刚好就是卡在想做很多但却不能一时之间做得到的地步
总觉得该换个角色 却迟迟都转换不了

在知道价位过后
还在脑海中徘徊的是 穷人家呢
当小康之家都嫌贵的同时 他们更加什么都不可能得到
即使随便找个空地来埋葬 但有吗 也安心吗

这世界需要的不是世界和平 而是富人能分一些给穷人

将来我死后 价钱都不知道多少个零了
我想那么的话 拜不拜我都没关系 倒进大海少少污染下那就好了

=)

心情小雨
说着无所谓
就是有所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